搜奇网-搜索天下奇闻,挖掘全球趣事!CTRL+D收藏本站    您好!欢迎来到www.souqi365.com

www.souqi365.com

首页 > 奇闻趣事/ 正文

晚上他是怎么弄你的/说说你们老公怎样搞你的

2020-11-16 16:25:49 奇闻趣事

    他不由抬手罩在她的头顶上,温声安抚她,“乖,别任性。”

    “爷是一定要娶福晋的。不过你放心,你日后好好敬着福晋,莫要恃宠生娇,爷一定会护着你——”

 文学

    后面‘的’字四阿哥还没说完,嘴巴就被一只柔软的小手给捂住了。

    宋晴困得不行,偏偏这人叨叨个不停,烦死了。

    四阿哥拉下宋晴的手,低眸看了一眼她。

    这一看才发现,她眼睛已经闭上,一脸疲倦的样子。

    哪里有吃醋的样子?

    四阿哥忍不住勾唇一笑。

    得了。

    是他自以为是了。

    她哪儿是吃醋了不想说话了,她分明是困的不行了。

    见宋晴似乎很累,四阿哥也不再出声打扰她,将被子往上掖了掖。

    拥着她,也跟着闭上眼睛,睡下了。

    一个时辰后。

    四阿哥被苏培盛叫醒,“主子爷,您该回前院了。”

    苏培盛知道自家主子爷稀罕宋格格,可他不知道自家主子爷这般稀罕啊。

    这明日就是迎娶福晋的日子,要是被人知道爷今儿在宋格格这边歇的。

    不说德妃娘娘了,就说即将进门的福晋,怕是恨不得剥了宋格格的皮吧。

    四阿哥当然知道今儿不能留在这。

    他只是太想宋晴了。

    又听说她这几日没好好用膳,便想着过来瞧一瞧。

    可瞧一瞧后,四阿哥又不想走了,便陪着宋晴歇了一会儿。

    可到底是不适合。

    四阿哥舍不得让宋晴成为众矢之的。

    他还想宋晴陪他一辈子的。

    四阿哥依依不舍的将手从宋晴的肩颈下抽了出来。

    看着睡得昏昏沉沉的宋晴,四阿哥没忍住,低头亲了好几下,才起身掀开纱幔穿上鞋子,无声无息的离开。

    “走吧。”

    看着候在门外的苏培盛,四阿哥叹了叹气,背着手,大步离开了玉晴院。

    此时的天色已经漆黑无比,苏培盛手里提着一盏灯,弓着腰在前头照着路。

    四阿哥背着手,顶着满天星辰,一身无奈的回了前院。

    也许是心里藏了事,四阿哥后来没再睡着。

    他闭上眼,躺在前院的床上,满脑子都是宋晴平日里对他笑着的画面。

    -

    一样没睡的还有李明月。

    她听到紫莲的回禀,心里泛着无尽的酸意。

    李明月难以置信的看着紫莲,指尖用力的掐进肉里,疼而不自知,

    “你说爷今儿偷偷去了玉晴院?”

    “是。小福子亲眼看见四阿哥从玉晴院里出来的。”

    李明月笑了笑,那笑里夹着无尽的心酸。

    她妒忌如狂,面目几乎扭曲,她咬牙切齿,像是含着刀子一般的道,

    “爷待那位,可真是如珍如宝啊。”

    为什么不是她呢?

    她那么漂亮,家世也比宋晴一个宫女出身的格格好多了。

    为什么爷偏偏看不上她!

    甚至为了宋晴,冷落她至此!

    真不甘心……

    她那么喜欢四阿哥,在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对他芳心暗许。

    在她得知自己被赐给四阿哥的时候,她甚至高兴的一晚上都没睡!

    她本想着后院人少,自己长得那么漂亮,一定能把四阿哥的心抓在手心里。

    可结果……

    她还比不上一个宫女出身的宋晴!

    忽然想到了什么,李明月便对紫莲问道,

    “紫莲,之前让你注意那边,你有没有发现那边有什么异常?”

    紫莲回道:“那边倒是没什么异常。”

    紫莲蹙了蹙眉,又继续说道,“不过她似乎是有意要把怀孕的事儿瞒起来。前几日,我还听说清竹去给宋格格取月事带呢。”

    李明月冷冷一笑,“她这是不想出风头呢。”

    她不想出风头,她偏要她出!

    “紫莲,你明儿去给我打听一下,宋格格进来胃口如何,或是看看她有没有什么不同平常的反应?”

    李明月记得自己在家里的时候,见过几个姨娘怀孕时是闻不得腥味,见不得油腻的东西,或者太浓的香味。

    一旦闻到或是看到,就会忍不住犯恶心。

    如果宋晴也有这个反应,那么……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的计谋,李明月不由扬唇阴笑。

    “是。”紫莲似乎也联想到了什么,不由也跟着弯唇笑了笑。

    主仆二人的笑容一致,都带着阴冷。

    -

    四阿哥娶妻无疑是热闹的。

    阿哥所里张灯结彩,各处的窗户上贴满囍纸,甚至红灯笼也挂满了走廊,处处充满了喜气洋洋。

    四阿哥风风光光地将福晋八抬大轿抬进阿哥所,两人拜过天地,便直接送入洞房。

    此时。

    喜宴上。

    四阿哥一身红色的喜服,正被众位兄弟们轮流灌酒。

    太子端着一杯酒敬四阿哥,“四弟,来,二哥敬你,祝贺你大婚。”

    四阿哥望着太子那温文儒雅的脸庞,发自内心的笑了笑,他微微弓了弓腰,用自己的杯口和太子的杯底碰了碰,然后一口干了。

    “二哥,四弟谢你来捧场。”

    说实话。

    这些年,四阿哥真的很感激太子。

    当年他被养在佟额娘那的时候,和哪位皇子都不太亲。

    唯独太子。

    他总是有意无意的接近他,带他玩,还带他一块读书,让他的童年不至于那般寂寞。

    几年下来,两人的兄弟情几乎是兄弟间无人可及的。

    毕竟能称呼太子一声二哥的人,可是不多的。

    就现在几位年纪稍微大一点的,是绝对不敢称呼太子二哥的。

    下面几个小的倒是会叫。

    可是他们的额娘听见了,被吓得不轻,把人领回宫,各种教育一番。

    便再也无人敢和四阿哥这般,直接称呼太子一声二哥了。

    “四弟这是什么话,还是兄弟不?”

    太子温润的笑了笑,看着四阿哥十分的温柔宠溺,就像是慈爱的君长望着长不大的幼弟一般,那叫一个兄友弟恭。

    简直就是要羡煞别的兄弟们。

    其中大阿哥就不满了。

    大阿哥可见不得太子拉拢下面的弟弟,胤礽本来就是太子,他身份上就输一截。

    若是再让太子拉拢人心,那他岂不是更加比不过他了?

    身为长子又年纪轻轻上过战场立过功且还封了贝勒的大阿哥心里对太子不屑的。

    他觉得自己是长子,又得他皇阿玛取名叫保清,如若不是老祖宗有规律,立嫡不立长。

    这太子一位,哪轮得到他胤礽来当,这必然是他的!

    对于太子一直有意无意想拉拢四阿哥的行为,大阿哥不屑却又心生愤意。

    因此即便大阿哥心里看不上四阿哥这个养在佟先皇后膝下长大的半个嫡子,却也不愿意任由太子将他拉拢了去。

    大阿哥直接粗暴的上前揽过四阿哥的肩膀,话说的很直,

    “老四,你别光跟老二喝啊,怎么,除了老二,你眼里就没有我们这些哥哥弟弟们了?”

    大阿哥是个大粗爷们,上过战场打过战,人高马大,肌肉发达,上前揽四阿哥的肩头时,身板精瘦的四阿哥差点内伤。

    大阿哥此话说的有点过了,四阿哥心里不喜,可面上还是连忙应道:

    “大哥严重了,弟弟眼里怎么会没有哥哥和弟弟们呢。今日是弟弟大婚,是弟弟怠慢了,”

    四阿哥将自己手里的杯子满上酒,“大哥,来,四弟弟敬你。”

    “算你小子识相。”大阿哥哼了哼,却还是和四阿哥碰了碰杯,一口干了。

    完了他还不忘挑衅的冲太子扬了扬下巴。

    太子看着大阿哥那做派,冷冷一笑,扭过头去吃他的酒,懒得搭理大阿哥。

    大阿哥见太子这般,顿觉无趣。

    他松开了四阿哥,坐回他自己的位置上,心怀不快的大吃大喝了起来。

    四阿哥则是松了一口气。

    四阿哥知道大阿哥和太子一向不和,他和太子走得近,大阿哥难免要针对为难他的。

    好在大阿哥也没有不讲理到要闹他婚宴的意思,不然四阿哥都不知如何收场好。

    四阿哥大婚,免不了要被下面的弟弟们灌酒的。

    五,七,八,九,十这几个阿哥像是商量好了似的,要来灌醉四阿哥。

    四阿哥除了对年纪和他差不多的五阿哥没啥好感外,对其余弟弟们还是很兄友弟恭的。

    面对弟弟们的有意灌酒,四阿哥也都一一接下了。

    不过心里却都给他们记下了,想着等他们大婚后,非一一还回去不可。

    喝的差不多,四阿哥赶紧装醉开溜,回了新房那边去。

    此时的正院新房里。

    乌拉那拉氏·若娜身穿大红色的喜服,头上一层红盖头将她的脸给掩住。

    听到喜娘大喊着四阿哥吉祥,福晋不由自主的攥了攥喜服,内心有点期待又有点紧张。

    今日是她和四阿哥的大喜之日,可她却连四阿哥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只是听阿玛提过,四阿哥样貌英俊非凡,是个极好的儿郎。

    福晋这个人吧,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个颜控,喜欢长的好看的人或物。

    福晋怕四阿哥的颜值达不到她的要求,她无法跟他做到夫妻和睦。

    毕竟……

    委屈自己和一个长的太丑的人做夫妻之事,颜控·福晋觉得太为难她了。

    四阿哥踏进新房的时候,深沉不太爱笑的他此时脸上也难得带着丝丝笑意。

    倒也不是说四阿哥多喜欢福晋乌拉那拉氏·若娜,而是因为他成亲了,他便是大人,就能为他皇阿玛办事了。

    四阿哥心里高兴着呢。

    早日办差事,好升爵位啊。

    四阿哥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展开拳脚,大干一场了。

    当然。

    对自己的妻子,四阿哥还是心怀期待的。

    毕竟是发妻嘛,如若无意外,那是要和他相伴到老的。

    四阿哥自然是喜欢是个好的,谁也不喜欢自己的妻子是坏的,那以后后宅还能有的安宁?

    后宅不宁,何以办大事?

    四阿哥是个要干大事的人,自然是希望自己妻妾和睦,不要让自己操心。

    在喜婆的指导下,四阿哥掀开了福晋的红盖头。

    红盖头下的少女还很稚嫩,脸上甚至还带着婴儿肥。

    福晋长得不是很出挑,也就是清秀而已。

    不过皇家选嫡福晋,看的不是颜值,而是家世和管家能力。

    虽然福晋长得没有后院的两个格格美,但四阿哥也不是什么肤浅的人。

    这是他的正妻,是百年之后寿寝正终后和他一起合葬的发妻。

    不管他心里是不是有她,他都会给她福晋该有的体面,敬重她。

    而福晋也成功看到四阿哥的真容。

    果真如阿玛说的那般,英俊非凡,是个极好的男儿。

    颜控的福晋对自己的新婚丈夫·四阿哥,感到十分满意。

    按照婚礼流程,该是喜婆给福晋喂半生不熟的饺子,然后再问福晋生不生。

    等福晋羞答答说生后,这婚礼就算是圆满结束了。

    喜娘们功成身就,纷纷退了出去。

    四阿哥今日喝的有点多,兄弟们都使劲灌他。

    若不是他故意装醉,今晚估计还回不来。

    他跌跌撞撞地走到福晋的面前,一张英俊的脸庞带着少年的意气风发,他在福晋的身旁坐了下来,看着清秀的福晋,心里还算满意。

    他抬手轻轻地拍了一下福晋搁在腿面上的手,声音还算温和,


搜索
网站分类